赌博的正确方式是什么?

分享一切赌场须知,小贴士!

赌博的正确方式是什么?

赌博并不好,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,从狭义上来说,我们常常特指某些零和和负和博弈的行为,可从广义上来说,所有有风险的事儿,本质上都是赌,我们谁也无法避开赌博。

你一直在赌。

你去游乐场玩大型游乐设施,明知道出事的概率并不是0,你为什么还要玩?你在赌;你选择某个专业,虽然可能上不了,但你还是想试试,哪怕上不了连退而求其次的选择都没了,你在赌;今天可能会下雨,但如果是晴天,带着把伞逛街总归是怪怪的,于是你选择不带,你在赌。

人人都是赌徒,这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一个贬义词,我们总归会在某些时候概率性地赌某些事会发生或不会发生,但赌徒跟赌徒之间,还有很大区别,我将所有的赌徒大致上分为三类。

第一类我们叫纯赌徒,只追求短期刺激,输赢的结果只是刺激的产物,他们享受的是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。这类人是最悲催的,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幸存的可能性,因为输光之前从不下桌。

第二类我们叫侥幸赌徒,也是我们最常见到的那种,赢到就离场,输光没办法。这类人我们在各种地方都能见到,就是纯赌运气,但他们和第一种是有区别的,他们的目的还是赢钱,而不是刺激,所以在赌注大的地方,他们中间还是会产生几个幸存者。

第三类我们叫理性赌徒,理性赌徒可归于广义上的赌徒类,也可说是优秀的投资者,因为当且仅当游戏期望大于0时,他们才可能下场。这类人单次当然可能会输,但只要增加赌的次数,几乎总是赢的,他们跟上面这类刚好相反,上面是单次可能会走运,但增加赌的次数,几乎就必输了。

很明显我们要成为第三种人,但很难,因为道理我们都懂,却没有那么多期望大于0的游戏让你参与,还让你多次参与,只因我们本身很难是某个领域的游戏规则制定者。

这种情况下,我们就必须得人为地让某个看起来期望为负的游戏变成期望为正,在别人制定的游戏规则下,利用自己的个人能力,将某些不确定变为确定或变得相对更为确定。

比如都是投资某个项目,你可能是盲目的,但由于我有相关背景,能够把某些风险点排除,知道项目靠谱在什么地方,我选择“投”就跟你选择“投”不一样。

你可能会说,大家都是赌嘛。当然不同,我赌对的概率是60%,你是40%,对于这个项目来说,的确,它成了我们一起成,它败了我们一起败,我们的收益是对等的,但投50个项目,100个项目呢?我们的投资标的一定会越来越不同,收益就有区别了。

世界杯买球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前几天有人真的跳楼了,我断定他一定不是优秀的赌徒。

首先买彩这件事要避开例如6+1之类的福利彩票,这些是收智商税的,一定不能参加,因为针对独立随机事件,如果是期望小于0的多次博弈,参与者就是实打实的脑残。

其次如果是体育彩票,那么我是不鼓励也不反对。

体育彩票也是负和博弈,赌场肯定要抽水,无论你押哪边,赌场通过调整赔率,最终总是稳稳地拿水钱,这也是为什么你常常会看到赔率随时间而变化的原因,因为新的押注者的选择在变化。

但为什么负和博弈还是有的玩呢?

那是因为你可以通过你对足球或篮球的了解,来增加你的赢面,注意,福利彩票是不可能的。

我曾经试过押NBA常规赛,玩了一整个赛季,选择性地押了几百场,赢了。

注意我的策略,首先是选择性,而不是见到有的赌就忍不住要赌,很多时候要看住你的手,把把都买的人肯定输掉底裤。

其次是把筹码分散在几百场,如果认为某一场某方“必胜”,从而用超级重注希望能稳赢一点,就会导致跳楼惨案的发生。举个例子巴西对中国,巴西看起来必胜,赔率肯定特别低,1比1.01或者更低,也就是你用100块钱可以赢1块钱。

你觉得巴西赢定了,于是花100万下去,你想,就算赢1万,收益的绝对值也还不错,这么搞一把比打工可强多了。

一次赢了,两次赢了……直到某一次,刚好踢平,100万全没了,楼顶见。

所以赌博的正确方式是什么?

1.用个人能力找到将负和博弈变为正的点,如果不能,就不玩。

2.就算有80%的赢面,也不要重注押一次,而是在1的基础之上,把博弈的次数拉得越多越好,每次平均下注,这样你的获胜金额就会跟你的赢面和下注总额匹配起来。

一次押100万,就算有80%的概率变成200万,也可能一无所有;

分散到100次,管住自己的手每次押一万,最后100万就会变成160万。

确实不是人人都会赌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